往生霖

『梧桐』[双花/民国/短篇]

贰_

春日渐长,草长莺飞,满城风絮。

张佳乐将头探出窗外,悄悄张望了一眼,复又掩住。偏头,发现昏迷大半天的汉子终于恢复了知觉,低低痛哼出声。

“你别动,血还没止住。”他轻声劝说,转身打开柜门,

翻出几个小瓷瓶逐一闻过,感到有异味就放回去,选出能用的来,一股脑洒在了伤口处。

“嘶——”那人倒吸一口冷气。

“别哼哼,忍着点。”他猛地用力,绷带扎紧,伤势见好。

孙哲平也算彻底醒了。

视线渐渐清明,只见张佳乐眉目俊秀,那瞳仁的确偏金棕色,像朝阳的曙光。

“我认得你。”孙哲平低声道,咬字却清晰,“你跟他们一伙的。”

他一头雾水:“谁们?”

对方指了指右肩的绷带,没说话。

“哦…没错,我们都有编制,必须听上面指令。我也…做过这样的事。”他拉张凳子坐下。

他们沉默了一小会儿。

“我叫孙哲平。”

“张佳乐。”

话音刚落,窗外一浪盖过一浪的口号推过来,游行的队伍看不到尽头。

孙哲平有些兴奋,那都是他志同道合的伙伴。

张佳乐关紧窗户,脸上蒙上一层细细的霜,团团柳絮顺风飘进来,漫在屋子里,似是开满了春意。

“你不是本地人吧。”他试图找个轻松的话题。

“我从北平来。”

“北平?清政府的北平?”他显然意外,意外之后又是无奈,这乱世浮屠,再无幸免。

孙哲平忽然就有点出神,他伸出手,这是拿过锤举过鼎的手,经历台上风云变幻,何等威风凛凛。

“北平的戏最讲究场面,大家练得都是硬功夫,夏练三九冬练三伏,不好看是不行的。”

“嗯…”张佳乐点头听着,像在听另一个世界的故事,“同光十三绝,我娘讲过。然后呢?”

“都没了,一夕之间。”

他心里一惊,不过一瞬又平静了:“别再跟下面那些人混了,日子还要过,养好伤就落脚生活吧。”

TBC__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