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霖

『梧桐』[双花/民国/短篇]

叁_

张佳乐是告假出来的,去陵园祭拜过母亲,便要回军队报道了。凭此时南京风云变幻,风头正紧,他也不得空再照顾大孙,只是将母亲的旧居打扫出来,教他别客气。

孙哲平伤势好得极快,三两日便能行动如常,闲时抄起一根晾衣杆挥舞如风,似有千钧力。他回想北平的盛况,怀念那人山人海包围住的戏台子,怀念那锣鼓声里生旦净末丑卖力的演唱。他是园子里最好的武生,身段起落一板一眼,一频一回首,皆是浩荡的锐气。

张佳乐偶尔会回来一天半载,跟孙哲平讲近来的情势,他是矛盾的,他希望大孙能知难而退,又企盼着大孙能找到机会施展自己的抱负,那也是自己内心的渴望。

外界抗战的情绪越来越高,连上海商界都作出了声明,承诺会出资支援前线。许是前些天示威游行镇压得太过惨烈,南京反常的安静,梧桐树枝叶蓁蓁的荫蔽,遮住了光,人们的心里亦是失落的。

军队消极抗战,内部却已经结成了大大小小的组织,决心与日本人死磕到底。

这天,张佳乐攥着一大把宣传抗日的单子回来,看见孙哲平正在桌前裁纸,一摞纸已经被裁好放到一边,旁边是几张拟好的标语。他走过去,学着写了几张出来,撂下笔,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孙哲平抬头看他,眼睛里是升腾而起的火焰,他说:“你要逃?”

张佳乐太想说不是。

 

他继续低下头做事,语气缓和:“我知道。”

“我们去听曲吧。”张佳乐将手搭在桌角,轻敲起几个拍子,“南京的曲,过了这几天,怕也要没了。”

孙哲平忙碌的背影猛地震住,他低头看了看张佳乐写了的那几张宣传单,长长叹了气。

 

“你去吧。”

TBC__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