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霖

『梧桐』[双花/民国/短篇]

伍_

张佳乐做了梦,全是从前的事,母亲将他抱在怀里,温柔地哄,身形轻摇,脑后浓黑且饱满的发髻松动,垂下几缕来,浮在鬓边,别样的美。

那时她好年轻,手指纤细而修长,白瓷般,捻开香炉,焚几片沉香木,轻烟涌动。

他一觉天明,醒来发现宿舍快空了,邹远还在穿戴,见他起赶紧催促。

“你怎么回事,刚才叫你四肢都是僵的,鬼压身了?”

“去去去,脑子里净是封建迷信,要相信科学!科学中哪有鬼?”他手脚并用,愣是赶在邹远后面一蹦一蹦出了门,正听见集合的哨声,比鸡叫还响亮。

张佳乐离开南京的早晨,梧桐树高大而茂盛,枝叶摩挲,窸窸窣窣的,街道两侧的人们渐站满了,各有各的交头接耳,跑买卖做小生意的都停下来,凑热闹。

他一直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不去看也不去听。

他不指望那些百姓能够理解什么,这本无需体谅,谁都不无辜。

树荫从他足下掠过去,一片又一片,终于走到尽头,临了,他回头望一眼,又望了一眼。

“怎么了?”邹远也向后看。

“好像看见了大孙。”

“噢...那个带头游行的?那他肯定不是来送你的。”莫楚晨接话。

“你说得对。”

孙哲平站在城墙根下,望着城外的队伍越行越远,直至完全消失在视线里。

他身后站一老者,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精气神却十足,等他望够了,方说上话,四平八稳的:“园子毁了,人没毁,这事不难办,看你的了。”

“办,当然要办,这没得可说。”他回答坚定。

赵叔点头,算是首肯,又补充道:“他懂戏,是真懂,保过不少唱得好的园子,你想好了。”

他一边扶着老人回走一边啐了一口,眉宇英挺飞扬,倒真似个嫉恶如仇的小霸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