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霖

☆暗枪☆[哨向/主肖戴/中短篇]

「三」

华乾帮戴妍琦拟好申请,一级一级递交上去,谨慎而忐忑,而那位被寄予极大期望的领导冯宪君同志,正忙着吃速效救心丸。

要说冯宪君的命数,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反正历代前任官运都是四平八稳,偏偏到他这,开启了新人类时代,注定要将原本平静的局势搅得风起云涌。

哨兵和向导的出现,最初是极为残暴的,他们无法控制自己,所以接连造成各种社会安全事故,民众惧怕他们,政客觊觎他们,作为边缘群体,被排挤在人权保障之外,全无立足之地,他们现在犹如困兽,反复徘徊,寻觅一线生机。

冯宪君的心脏终于再次活蹦乱跳起来,他缓缓地长舒一口气,缩进沙发椅里。

刚刚传来速报,政府内部存在潜伏着的哨兵和向导,一名男性哨兵和一名女性向导,两人在竟然觉醒后堂而皇之地安度数月,没有人觉察有异。如此说来,哨向应该是在不断调整自己以适应社会法则,让自己那股危险的力量沉入泥潭之下。

只要想到这些在体能和精神力方面数倍于常人的怪物将永远隐匿在黑暗中,人们就难以安眠,故政府必先下手为快,这类想法,影射着大多数人内心的卑怯。

冯宪君简直不敢想,如果这样的内鬼勾结起来,释放那些拘留的不服从命令的哨兵和向导,自由联盟的势力会壮大到怎样不可收拾的地步,毕竟,他们的筹码那样丰盛。

桌角的电话倏忽亮起,发出悦耳的铃音。

冯宪君抖着手去接,所幸,是个好消息,事件已经平息。那边,周泽楷略带磁性的声线顿了顿,最终只说出两个字——“连结”,随后将话语权交给好友江波涛。

江波涛觉醒前是个外交翻译官,游说于各国高层间,能言善辩至极,此时却罕见地沉默了。直到冯宪君再三追问,才很温吞的讲完这两个字的原委。

倘若抛弃官话中那些枯燥的定语,就会发现,这事件是如此的平凡。

男方和女方都是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政府机关,两人在家都是乖乖孩子,偶然被双方的父母聊到,被安排相亲,并无多大波澜的走到一起,连结婚的酒席都因要避嫌而操办得平平,婚后,他们很快便在家长的催促下有了孩子,然后,他们双双觉醒了。

如今上面,迫于种种压力,对于即便是服从命令的哨向,态度也不是很友善。况且,遇到这种情况,人们都将做出极其艰难的抉择,一旦承认身份,原先的生活就一去不返,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将失去这份人人歆羡的工作,失去朋友和亲人的信任,甚至失去对自己唯一孩子的抚养权,他们不能接受。

向导能很好的抚慰哨兵的情绪,反之,哨兵来给予向导具有唯一性的安全感——他们很快便找到了这种微妙的平衡,产生了连结,即一定限度的共享。

两人在逃亡中,男方为保护女方中弹死亡,女方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精神力,当场所有人都被暂时性震慑,然结果出人意料,女方拾枪自杀了。

“连结...”冯宪君默念着这两个字,眼底满是茫然。

 

TBC ______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