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霖

☆暗枪☆[哨向/主肖戴/中短篇]

「十二」

当故事落幕,回首总归萧瑟。

在叶修和苏沐秋到场后,很快便跟来救护车的鸣笛,警车也姗姗而至,最后是静默的保洁阿姨,一桶水与一把扫帚,慢慢将染血的瓷砖擦拭干净,这片广场终恢复了宁静。

天光式微,金红的云霞灿如流火,浩浩荡荡追着落日而去,戴妍琦实在累极,眨眨眼便趴在肖时钦的肩上睡着了,精神屏障懒懒敞开着,任由他如何。

他配合完一些基础的调查,向苏沐秋的方向远远地致意,然后就背着她一步一步离开了是非之地,一路上,哼着那首彼此都熟悉的英文曲目,身后倒影被拉得颀长。

他记得她的家在哪,摸索过去,敲开了门,她的妈妈看面相就是很温柔的女人,小小惊呼一声,随即红着脸接过自己的孩子,请他进屋喝杯茶。

他杵在门口半天,不知不觉脸上也有点发烫,不知是不是见家长恐惧症,可能更多的原因,是她还那么小,而自己却早没有了和她一起成长的机会。虽然再三受邀,他还是选择婉拒,转身前微微低下头,很拘谨的一笑。

那妇人半开着门张望着他渐远的身形,懵懵懂懂的也理解了什么。

肖时钦回到家,方才发现已有人在这等待,凭借向导的直觉,一眼便看出对方哨兵的身份,反常的是那人的气息收敛得极好,举止和常人无异,左手腕竟还没有系双星缎带。

“吴雪峰,叶修的故友。”对方伸出手。

他本能的稍退一步,笑道:“你不是自由塔的人。”

“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刚刚的事你也都看见了。”吴雪峰的情绪依旧平平,泛不起波澜,若不是初见强烈的认同感,他都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哨兵。

“有话就快点说吧,多事之秋。”他打开门,优雅地做一个请的姿势,四方的眼镜让他看起来分外的文气,活脱脱的教书先生,完全看不透其经历的血腥。

“主要是你向导的事。”吴雪峰说,“关于她来自由塔的目的,她应该不能也不想欺瞒你,毕竟这对于已经萌生连结的哨兵,太过勉强了。那作为她的向导,你想过自己该怎么办吗?如果连你都不能明确表态,我们就不得不采取行动了。”

“那还真是抱歉啊。我只能等待并尊重她的决定。”肖时钦说完这话稍稍怔愣了下,没想到自己能有这样大的勇气,吴雪峰的眼中的讶然一闪而逝,但仍然镇静,听他继续,“不过我在作出决定之前,决不会贸然背叛自由塔,我会尽力做我该做的事。”

“她还是个孩子。”

“怎么会呢,再过两个月就是她整十九岁的生日了。”

肖时钦知道,现在自己看起来肯定就是个被下了迷魂药的糊涂虫,那是什么在驱动着这份坚持呢?连结还是爱情?他想不清楚。

“好吧,好吧。”吴雪峰耸耸肩站起来,“一个星期之内,你们会受到自由塔的通知,去成为你们最不能接受的那种人,至于以后命数如何,就看你们的态度了。”

“多谢了。”他送走吴雪峰,并不知与此同时,受到精神感应的她,正在梦中有些惘然地唤着他的名姓。

 

TBC______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