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霖

『抽刀断水』科幻/韩张/短篇/机器组

[上篇]

很久很久以后.....

程序终于向创造自己的人类反问——到底谁更高级?

最近大家都挺紧张,不仅因为内部诸多不平衡导致的矛盾,更多是他们渐渐明白过来,总有些事情办不到,即便是站在食物链顶端。

地球的资源已经快撑不住了。

人类开始急忙忙想对策,分为两派,改良和拓展,事实证明这两个方案都不怎么样,但当时的人们可不管这些,经过激烈的争执,人心的天平慢慢倾斜,将目光放去浩瀚而神秘的宇宙。

一个刚会爬的婴孩好奇心太重是很危险的。

人类在探索的过程中轻易暴露了地球的坐标,他们很快收到远古文明的通知,那些不算友好也不算恶意的先辈们要在未来一百年后来收割这个小星球作为殖民地,人类收到信息反应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们作大死了。

于是人类适时想起了以前坚持回到过去的改良派,那些人提出“溯时计划”,或许是唯一可以挽救悲剧的方案了。虽然听起来魔幻,但明显测量他们与远古文明之间的差距更恐怖些。

人类很早就研制出足够坚固的时间机器,只长久找不到推动其至光速的动力。专家表示由于气候恶化,南极大陆的烈风可以起到一定作用,然而以现在的科技,再加上一百年的发展,仍然会有差距。

“神兵”正是在这种理论当中出世的。

人类希望自家祖先能帮到自己,活在传说中的元素纪留下了以五行为基础的元素石,他们只知道元素石中蕴含着巨大的洪荒之力,却没有开启这股力量的钥匙。所以人类利用当时还算成熟的基因技术,复制了传说中创造元素石的优秀能力者,等待数十年后,扭转过去愚蠢行为的机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算成熟”也不能挽救这个跨越几千万年的计划,在不计其数的培养皿中,细胞分裂过程中成批成批坏死,难得形成胚胎的也未能成功降生,最后就只有三个人幸运地来到了这个疯狂的世界。

而这三个人,同样开启不了远古的力量。

感到绝望的人类总算在后来获得了一点神的救赎,他们发现,两颗元素石会产生共鸣,越多一颗共鸣越强,他们期待着五颗齐聚的效果。

就在上个月,一场地震破解了古老的封印,人们在南部沿海的沟堑里打捞上来一副冰棺,棺中无人,仅静静躺着一根不腐的法杖,弦月形中央,有一块浮着荧蓝色光芒的石头,是水元素石。

至此,便只剩木元素石没有现身了,而且是上天入地皆寻不见。天知道远古的格尔木森林在哪里,这个地方没流传下哪怕一丁点遗迹,难找得让人抓狂。

不过也只有“人”在抓狂而已,对于被称为“神兵”的张新杰与韩文清来说,他们的一切总是那么平静,程序的指令永远都是没有温度的电流。

他们是人类最引以为傲的人工智能,心虽是冷的,血却是热的,骨骼以最坚硬的金属铸成,有电流穿过的大脑堪称一台庞大的云计算机,他们也是远古的神明。

然而总有些什么细微的地方在悄悄发生着改变。

洛斯特——C国西部一座颓废的城市。韩文清和张新杰在这里逗留数日,终于循着线索在一间光怪陆离的小酒吧内找到了目标。

疯狂的节奏通过音响爆炸似的传播出去,在流转的霓虹灯下,年轻的少年和少女们尽情地摇摆着,蓬蓬的头发犹如一团破败的絮甩来甩去。张新杰走到吧台,径直过去摁下了关闭音响的开关,韩文清站在他身后,垂下的手里握着一管漆黑的枪。

音乐戛然而止,但人们仍然保持着疯狂的晃动。

在诡异的灯光下,那些鲜活的面孔倏忽变得苍白了。韩文清的眼睛迅速扫过众人的神情,每个小小的动作,都迅速化解成分析库里的数据,排列出相应的嫌疑程度,他举起枪,暗红色的激光穿过众人间隙打在目标的眉心上。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骚乱中,人们惊惶地相互推攘,阻挡了激光的射程。

张新杰不知何时已经挡在离目标最近的小门前,他空洞的眼睛盯着那个中年就已生出白发的男人,等着韩文清在众人远远避开的通道中走过来,然后一齐亮出组织的标志,很规矩很礼貌地微微一笑——连这笑也是没有温度的。

他们带了人返程,一路上俱是深寒的沉默。

这个人是当初提出“溯时计划”的创始人之一,但因为当时人类执意选择对外扩张,拒绝了所有弥补错误的方法,他原有的学术地位遭到冲击,且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固执己见,终至妻离子散、日夜买醉的地步。

所谓风水轮流转,现在人们终于想起他的好处,却早已罔顾这种思维下巨大的牺牲。

而他们不需要懂得这些,服从是件简单的事,懒惰的人类早就对他们这样超越人类极限的机器羡慕不已,没有烦恼也没有快乐,岂不是绝对的清净。

专机上,张新杰望向窗外灰蒙蒙的云霭,透明的玻璃上,映出了韩文清漠然的侧脸。他心里忽然有点奇异的悸动,好像有生锈的刀片慢慢刮过柔软的皮肤。他的程序里,有一项是“辅助自己的搭档”,可这些指令跟打散了重组似的,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他想韩文清真是太像一把刀,锋利且易折,那股子不顾生死的冲劲,让他感到不安,理论上,以刚克柔,本就劣势,抽刀断水,亦是无用之功。他不知道韩文清会不会像自己一样有这种感觉,如果有,不见得是好事。

“新杰。”韩文清用清淡的眼光打量着他,看着他怔怔地退下洁白的手套,两指点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听他忽然很怪异地转过头来问:“你叫我什么?”

“G147。”韩文清回答了他尚在培养皿中的编号。

TBC______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