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霖

【仲孟】弄臣(3)

仲堃仪以孟章留下的十数万军队为筹码,换取了毓埥的接纳。两人各有所需,谁也不必赋予谁真心,倒也落得爽快。

只是,正当他打算带领手下一众年轻官员大展宏图的时候,却遭遇了严重的水土不服,曾在天枢语惊四座的新政理念,在遖宿不仅没有得到认可还碰了一鼻子灰。

对此,毓埥不好于朝堂上说开,便私下怂恿长史点评一二,长史也算老实人了,本来还推三阻四表示不愿背后闲话,拗不过毓埥小孩子似的追问,只得笑着摇了摇头缓缓道:“仲堃仪此人,以国家之名谋一己私利,动机虽然不纯,却也不算无用。”

“所以本王才承诺他‘人尽其才’。”毓埥起身后顿了顿,左手抓上右肩的伤口,这是假扮慕容离的刺客的杰作。他还是有些庆幸的,那次隐秘的刺杀,若不是早有戒心,自己怕是已经命丧神兵刃下。

“王上…您的伤刚好不久,万勿再勉强了。”长史上前一步。

毓埥却下意识推开了长史的扶持,摆了摆手道:“本王的身体,本王心里有数。”

为君者,不可太过依赖权利,这点钧天制下的四国中唯有天权与天璇做到,而再论起真正的制衡之术来,就只有毓埥可以不与任何人过分亲近了。

这边君臣融洽,那边才领了一官半职的仲堃仪却烦得焦头烂额,毓埥也算仁至义尽,将出言弹劾他的折子统统转送了过来,他看在眼里,心头有惶惑缕缕渗出。

仲堃仪从未觉得身上这样冷。

他伸手往肩头摸去,才发觉那件曾经被他珍爱非常大氅已经赠与了商慕礼。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白鹳羽和黑狐皮在天枢都是贵族的象征,他一介寒门士子,能够拥有一件这样的衣装其意义自是不言而喻。

然而,他如今毕竟是在遖宿檐下,在其位就要谋其政,不能再端着一副旧国贵族的样子,教毓埥怀疑他有异心。正好商慕礼祖上本来就是贵族,他又怜爱这孩子奋不顾身漂泊在外的勇气,便只得忍痛割爱了。

“大人,你猜我寻到了什么?”徐自讯径自略过了通报的小厮,一脚跨进了仲堃仪的家门,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样子,也难怪,现在天枢这一支力量困顿于此,能和仲堃仪真正说上话的,也就他一人而已。

仲堃仪正冷得瑟瑟发抖,迎面闻见一阵浓烈的酒香,那是他自幼年就喝过无数次的、带着家乡温柔情意的酒香。他瞬间就怔住了,思绪如暗潮涌动,略过无数碎片般的记忆,许久后才迟迟苦笑了一下:“你倒机灵,哪里淘来的?”

“天枢向遖宿进贡的贡品到了。出使官员贪利,以次充好,将这些好酒以高价流入市场,被我眼疾手快截下两坛子来,品质纯正极了。”

“我竟想不到三大世家有这胆子,连顶头的遖宿王都敢欺瞒。”仲堃仪等人端来了碗,扬手倒了满满几近溢出的两碗,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干了。”

徐自讯与他拱手行礼,猛然仰头喝下,再翻过手来已是一滴不剩了。

“我此来,还要带给大人一个好消息——瑶光复国了,就在两日前。”徐自讯见仲堃仪端碗的手倏然抖了抖,又很快稳住,“慕容离以少主之名命戚将军从天权取道,率六万军队攻下瑶光故土。天璇在联合抗击遖宿时兵力大损,自保都来不及,哪里有闲暇顾及他们,陵光还算聪明,叫人把天璇在瑶光的驻军都撤了回来,既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也顺带卖了慕容离一个人情。”

“是陵光的做派。公孙曾同我说过,他这个王上,非有必胜把握不会轻易出兵,果真所言不虚。”仲堃仪点了点头,“瑶光的复国,对于亡国的天玑、天枢而言,比天璇之前所有的煽动都更有力。”

“是了,连小小瑶光都敢在乱世中借机占有一席之地,天玑、天枢旧臣又怎么肯善罢甘休,到时就等大人在毓埥面前立功且站稳脚跟了。”徐自讯突然退开一步跪地请命,“只要大人肯往,我等必誓死追随。”

“到那时还要多多靠你调度了。”仲堃仪虚扶了一下,嘴角欣慰的笑意恰到好处,看似欢欣,其实死水一潭。

“大人,您可还记得夫子课上所教的第一句圣人之言?”徐自讯稍稍迟疑后道,“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忘了。”仲堃仪答得行云流水般顺畅,故意将那后半句狠狠摁进了心底。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这茬还是当年他自己接的。

TBC______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