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霖

【仲孟】弄臣(8)(完结)

不论私下如何暗潮涌动,宴席的表面总是如斯繁华。

觥筹交错间,漏出美人若隐若现的柔软腰肢,急忙扒开凑过来的手,却又只见那姣好的容颜半掩在小巧的折扇后面,唯留秋波暗送顾盼生辉,更是魅惑非常了。

毓埥率先鼓起了掌,头未动,只有眼睛慢慢扫过在场的宾客,并不在谁身上过多停留。而这正给了心怀愤愤的天枢旧臣警醒,他们纷纷换了夸张的笑容,掩饰比不掩饰还要糟糕。

天字号四国虽都属钧天旗下,然而因为地域风情有别还是各自衍生了不同的文化。

比如天枢崇尚青龙,以青色为尊,非王室大族不得使用。但在遖宿这里正好相反,戏子优伶喜着青色,王氏大族便以此为贱色,避讳得很。

舞女那一身油然的青,曾经是仲堃仪幼时做梦都想穿在身上的歆羡。

如今、如今却成了极大的羞辱。

忍之一字,孟章与孟章品尝了十数年的时光,看来以后还要再加上许多了。他当年太是天真,哪里有什么完美的明主,不过是得此失彼,勉强做到得可偿失罢了。

仲堃仪身侧,徐自讯木木坐在那里,他当然也生气毓埥对他们的警告,可他还是更在意方才仲堃仪的选择,他是聪明人,怎么可能预料不到那一碰杯的结局。

丝竹声那样吵闹,他的心却在冰冷的绝望中静了下来,仿佛回到了那个窗明几净的学堂,也是眼前这样鲜活的青色,因着国家重视教育,学子们才能罩上那薄薄一层青纱在外,少了几分尊贵,多了几分少年郎的飞扬跋扈。

夫子曾经对他们发问——何为则?

这个则字可以有很多种解释,规则、原则或者引申为规范也说得通。

徐自讯在做事方面也算沉稳持重,但他那届学生中出了不少翘楚,世家有苏瀚的侄儿苏严,自小受最上等的精英教育,水准于他们来讲有近乎绝对的优势。而寒门子弟中,仲堃仪同样不逊色,凭着王上的赏识自成一派,他便说不上什么话了。

那日仲堃仪像往常一样抢先作答,扣着王上的新政直言:“众为则。”

苏严也不甘落了下风:“天为则。”他这话倒不是为了替天玑宣扬迷信,而是他们世家一向骄横惯了,自诩为天相当不知天高地厚。

那日徐自讯没有答话,但他是有想法的,只是难以启齿而已。他不知道,当夫子以探寻的语气问他“道为则”的“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的时候,他该怎么回应。

作秀的宴席终于是结束了,意外的,徐自讯没有向仲堃仪请辞便只身一人顺着人潮离开了主场,他走在最前面,突然发现了躲躲藏藏的商慕礼,他微微愣了愣,恍惚记起今天本该出席的慕礼似乎并没有到场。

“为什么不来?”徐自讯尾随着那孩子到僻静的地方,语气中满是失望——他以为商慕礼早就知道世家要来,是以早早躲开了。

“嘘!”商慕礼拿袖子遮住了自己的脸,小声道,“师兄误会我了。我是看见我爷爷才躲起来的,我怕它抓我回去。”

商慕礼的爷爷是仅次于三大世家族长的老臣,在天枢很说得上话,只因长子英年早逝,才格外疼爱长子留下的唯一子嗣,将万千宠爱就倾注在了小孙子身上。

“商大人很明事理,你确实该跟他回去了。”徐自讯喃喃,要是以往,他肯定不会放慕礼走,这个孩子是他们这里最有代表性的世家子弟,留住他一个就能留住好多东西,可是现在,他只想把身边最后的天真好好地保护起来。

“师兄是在说笑吗?我刚看到世家们了,他们肯定要跟你们有交涉。这么重要的时刻,我怎可临阵脱逃!”

“如果你现在不跟你爷爷回去,就很有可能永远回不去了。我…言尽于此。”此刻徐自讯心里真是烦透了,从来没觉得商慕礼的信誓旦旦这么无用,“你若改了主意,我送你到世家那里,多陪伴你爷爷,商大人也是年逾古稀的老人家了。”

“师兄…”商慕礼还想说什么,徐自讯却很快转身走远了。

他刚沿着原路走回宴席的出口处,便看见仲堃仪站在了高台之上,像是在等人。他走过去,缓缓到了仲堃仪身前。

“我刚见了商大人了,他说只要让他的小孙子平平安安回天枢,他愿意接受任何价码。”仲堃仪先开口。

“好啊,反正我们留着慕礼也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不,我想我们可以拿他控制世家间的关系,商大人虽然退位已久,影响力还在。”

徐自讯震惊的看向对方,声音都有点微微的颤抖:“大人…”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仲堃仪打断了他,心情显然也不怎么好,“现在没人会帮我们了,我们得自己找条路出来,你把商慕礼看住了,有必要再让他见他爷爷。”

“是。”他尽量把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稳。

仲堃仪点点头,与他擦肩而过,两个人朝着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了,他们的倒影颀长,被日光吹到在同一侧,再不相及。

END______

评论(6)

热度(26)